诗三首

铁骨铮铮
钓鱼
 
除了农忙,爱国业余时间都在钓鱼
并到了痴迷的地步,刮风下雨
酷暑寒冬,从不间断
有人调查过:爱国能四十分钟不眨眼
可以六小时固定一个姿势
龙都桥的桥墩几乎和爱国连成了一体
去龙都镇赶集的乡亲们,一天没看到爱国
会感觉大桥被卸掉了一颗螺丝
八九年,百年难遇的洪灾漫过了龙都水库
好多上百斤的大鱼跃过了龙门
沿着龙都河浩浩荡荡的冲刺
这个越战中的战斗英雄,
被弹片伤了命根后
一直独生,然后在鱼类上找到了战斗的快乐
现在,爱国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有人见他冲入雨幕,其敏捷不亚于
从一个猫儿洞跃入另一个弹坑……
雨总归要停的,洪流最后也退了
但没人再见到过爱国
 
 
理发师 
 
一个帆布包,一壶水,一个脸盆
一把折叠椅。七十老头瘸着一条腿
常出没在帝王大厦附近的树林中
老头没创意,永远的平头光头罗锅头
但他俢面功夫了得,每当精神不好
我就找他俢个面,时间一久也算认识了
我们从未交谈过,但我能从他
剃刀的声响中知道他的心情
他也能从我精气上看出我的烦恼
九月三十号,老板给我们结帐
没接到新工程,叫我们先回家休息,
有工程再通知我们。临行前
我找了四个地方才找到老头
这家伙,居然在公安局后面的林子里
也难怪,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和往常一样,我闭目靠在躺椅上
老头的剃刀照例先在牛皮上来回打磨
那激促撕擦的声响少了以前的悠闲从容
多了战前的筹备和愤怒
在五指扶着我头顶的时候
明显感觉他有扭住敌人脖子的快感
刀锋似鼓点战旗铁骑在大地纵横
在掠过脖子的时候,我有一份隐隐的期待
我能感觉到,他也有一份兴奋的悲悯
 
 
墓志铭
 
这个男人勤劳质朴漂泊一生
失败是他孪生兄弟。他没有房子
在同龄人中视为异类
在卑微和爱情中随波逐流
后来他写诗,评诗
希望在诗歌中找到自己的尊严
现在他接受泥土的安排
等待母亲把他重生一次 
 
(选自铁骨铮铮博客,荐稿编辑:西沈)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