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的雨

顾潇
窗外的雨停了,鸟鸣重新铺开,
不是所有的冷都能
浸入骨髓。我们以同样的身份来到这里,
也将以同样的身份向它道别。
哦,旧世界,我的大衣曾经洁净、饱满,
在那些必要的时候,它恰当地经过
办公区的走廊。劳作意味着,
我会拥有一辆马车,但我能去向哪里?
除了梦中(梦中的月亮,时常加剧我的忧伤)。
就在一个月之前,我梦中的皇帝病了,
他没有过多的心事向谁诉说。他想出游,
而南方正在下雨。在这样的雨中我的抒情毫无意义,
尽管它朴素而又婉转。我该把这首诗献给谁呢?
人们早早地起床了,一切都安详如初。
在萧索的街市上我们猜测:皇帝真的来了,
就隐藏在我们之中。
 
(选自顾潇博客,荐稿编辑:淡若春天)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