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浅水位
二月,我为一粒草籽祈福
 
二月的骏马一声嘶鸣
惊醒了即将睡眠的冬季主管大将军
睁眼一看冬季的仓库
那么多的库存货物,没布施人间
潦草了三天,完成遗留使命
先用棉朵擦洗天空,又用雨水做了补充
往风中扔了剪刀,又扔暖宝
 
那些水的孩子,悄悄地潜入土层
一粒草籽被慢慢泡醒
大口喝饱自己,竖起耳朵听风
拽着自己肥胖的身子,往上顶
心正思考,先飞哪边的翅膀
左边的叶芽,已指向天空
 
面世如此幸福!享受温暖和光明
宇宙张望那么多眼睛,令它新奇、兴奋
遥望天庭:雷公炼锤,风婆修扇,雨神调兵
我只默默地为它祈福
在去往冬天的路上
鼓点适可而止,风要柔,雨要顺
 
 
光走直线
 
那么多冷湿的物象
在春天的门里,演绎冬天的续集
不见阳光,闭上眼睛,度日
万物皆为曲形,唯光走直线
天空弯成穹庐,大地围成圆形
风、云、雨、雪斜着走
山伸不直腰身,流水崎岖多变
心有弧度,肠拐十八弯
血液循环树状网线
幽深的视线,跃不出重重人情
只有光,竟走直线
不避卑微,万物同视 
 
(选自浅水位博客,荐稿编辑:西沈)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