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期编后

 
  经过近两年的跋涉,《诗歌周刊》今天出版了它的第100期。
  我们以发表100篇(首)诗文的方式,对这特殊的一期做了一个标记。这100篇诗文中,现代诗为77首,散文诗为9章,古体诗为5首,诗歌评论为5篇,其他文章为4篇。
  我常有深深的内疚。因为我两年前的这个动议,害了很多人——最显而易见的是周刊的执行编辑,包括在任的,包括因时间、精力等原因先后离去的。他们不得不抽出很多时间,为周刊选稿、审稿,风雨无阻。还有周刊的热心读者,因为出版时间的延迟,常常让他们等到午夜。
  这里应该提及几个名字。执行编辑王法,他在管理论坛的同时,要为周刊选稿,他对网络不熟,每次发稿对他而言都是一件费力的事。有几次家中断网,他要跑大约半个小时去网吧发稿。他的眼睛,也因为长时间上网而受到伤害,不得不多次诊治。无独有偶,一周前,执行主编张无为编稿时突然眼睛模糊,紧急躺倒休息后才逐渐好转。今天傍晚,最后一个给周刊邮箱发来稿件的副主编王征珂解释说,他因为生病,稿件有所延迟,也就是说,这期他负责的栏目稿件,是抱病完成的……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在人们都忙于挣钱的时代,《诗歌周刊》就是由这样一批不但没有报酬还得贴钱的义工们完成的。
  因此,当有人无端指责《诗歌周刊》的时候,我首先是为这样一个无私奉献的队伍感到不平。
  正是有这样一个顽强的队伍,这样一种不计得失的心态,《诗歌周刊》得以走了下去,而无论前面是海阔天空,还是悬崖峭壁。
  它没有别的选择。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