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六首

娜仁琪琪格
大风至
 
我听见季节的萧瑟  大风刮下落叶
那些飘飞的事物  急剧旋转  终要回到根部
 
我知道我所惊艳的  欣赏的  赞美的
那一树又一树的金黄
它们正凋落着  漂亮的羽毛
它们是那么 亮丽  绚烂  扶住一缕又一缕的
秋阳  
 
暖风也好  冷雨也罢  还有抖然降临的
寒凉  泼下的水  已使那些挺立的树
荣辱不惊  只是安静地去接受这些馈赠
努力地把自己站好  
 
要来的都来吧  你们拿走的  总不如这世界给予的多
那些单纯的  洁净的   轻盈的
每一株树木  都曾经拥有  那些明鲜的花朵
绽放过  飞翔过   
 
而剩下的  剩下的就是
我们微笑着  回赐这个世界的风骨
静静地看着  那些美好的事物再次
悄悄地发芽  开花  结果  
 
 
我有我的九万里山河
 
请原谅  我依然写诗
依然在这个尘世上忙碌与热爱
 
就像雪花的飘落  来自生命的天空
热爱  这样的舞蹈与洁白
就像春天的花朵  来自自然的风和雨
喜欢  这样的明媚与灿烂
就像山川  就像河流
就像天上的太阳  水里的月亮
也像夏夜的萤火虫  九月的山菊花
……
 
该来时自然来  该走时自然走
你有你的八千里平川  我有我的九万里山河
呵呵  就是这样
 
 
与女儿书
 
此时  你睡得正深
满天的星子说着悄悄话
它们惊扰不了你  你的喘息
离妈妈最近
 
女儿  此时是深夜三点
我为你掖了掖被角  返回到自己的床上
夜的脚步是蝉鸣  沙沙地响着
如果你听见了  一定说那是天使
闪着翅膀    
 
我的女儿  妈妈喜欢你
怪怪的话  甚至喜欢你   
跑了一天回来后
臭臭的小脚丫  以及打喷嚏的样子
 
你不止一次地
嘟起花骨朵一般的小嘴
妈妈  为什么不为我写一首诗
女儿  妈妈此时
正在奔着的路上  返回
或者说在琐碎与沉重中
抬起头   
 
多少事物一起涌来
哦  我的女儿  
原谅我  还是不能一一说出
可有一天你会明白  妈妈为女儿
写的诗  不在笔下
不在纸上  更不在电脑里
像流水  在植物的身体里
像阳光  在花草的脉络里
像天空与大地  俯视  托举
紧紧拥抱  又轻轻放飞
 
 
南浔古镇
 
我曾来过这里  带着飞鸟的速度与离去的背影
我所急返的城堡壁垒  添砖加瓦弓背劳作的家园
是瞬息的失去  早已搭好弓的箭矢  正在寻找时机
 
江南烟雨与十一月的落叶  撒向青石  那些金黄与艳红
濡湿的记忆  收藏起足音  多么宁静  一条藤蔓
向上的行进与延展  柔韧的力  从青涩到成熟  
明艳润泽的美  它的优雅走过了坚忍 
 
烟雨渐浓  一阵紧似一阵  举步缓急  我的目光
不舍一湖残荷  垂落之姿在水中的倒影  安静闲适
时光的水墨  浸透漫漶   浸透岁月  浸透沧桑    
尘世  总是被凡心所累
 
乌篷船  载我从画中绕过古旧的城池  绕过富甲一方的庄园
很快  又在夜幕疾驰的车中  赶往机场 
赶往生机盎然  赶往死灰沉寂  寒凉彻骨
也赶往在寂灭中  抬起生的新绿 
 
 
小月河的午后
 
这快乐的泉源  被我们不经意间发现
我们的生命就是源头  就是活水
这个冬天  是水引出了水  是光亮引出了光亮
从鲁院到小月河  整个冬天都燃起了
火焰  温暖是可以传递的  
简单是可以传递的  笑声是可以传递的  
美是可以传递的
 
哦  百年之后  依然有人像我们一样
简单快乐地生活  把一个平静的下午
弄得风声水起  花开有音
 
小月河是安静的  白杨树素雅得清疏
还有那远古的千军万马  车撵  君王的威仪
他们聚敛着千古的光  照亮我们
而那枚月亮  它的安静在小月河之上
它的韵致在于  凝视我们之外  
 
晶亮亮的小月河  静默的白杨林  
我们站立过的唯美的古红桥
那枚独一无二的月亮  和它抵达的树梢
在暗下来的京城之夜  与我们一起嵌入了
时光——
 
 
大地从此改名叫玉兰
 
玉兰花开了满地  碎了满地
那些白的和紫的  而绿
正笼着青烟跑  要把世界染醉   
那些高大的和细小的  它们都是春
——放飞的孩子  它们不知累
它们要使红的更红  黄的更黄
白的更白  紫的更紫  蓝的更蓝
 
而此时  大地是我的软床
那块漫卷的石头  正好用来做靠背垫
抵制着我长年累月的职业病
——坐在那里悄悄流泪
 
风从高处赶来  穿过四月的阳光
大地有福了  大地从此改名叫玉兰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美诗中国,2014-3-11 08:47,荐稿编辑:夏卿、刘亚武)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