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六首

阿斐
小丑
 
我一生的表演
只为了让人群中
那个忍住眼泪的人
流出眼泪
 
 
简单的世界
 
一种简单的情感
几句简单的话
两个简单的人
生活是简单的童话
外面下着简单的雨
树叶发出简单的响声
男人抽着简单的烟
女人露出简单的笑
在一间简单的屋里
上演一场简单的戏剧
有时也会有简单的拥抱
偶尔也听到简单的呻吟
 
 
处境
 
在中信广场
我开始上升、膨胀
我长成了高楼大厦
我与天空比肩
地球是脚底的足球
太阳是头顶的照明灯
我眼里是无限宇宙
我内心包容众生
我与上帝的地位相当
在救护车到来之前
这是真正的我
向命运抗争
一个卑微的人
一个壮志难酬的人
一个失败的英雄
一撮未来的泥土
 
 
忠贞
 
在电话里
我像她的儿子
童年所有的伎俩
都被我用遍
我要说服她
一个单纯的孩子
怎么可能变心
一个卑微的男人
怎么可能有外遇
我是没有人爱的蠢物
我是一个孤独的丈夫
所有的这些托词
只为了证明
我对她的忠贞
多么美丽的谎言
连我都无法相信的自己
她竟然相信了我
连我都无法把握的未来
她竟然充满憧憬
这样的女人
还有第几个
你真应该羡慕我
一个落魄的酒徒
本将死于爬满老鼠的阴沟
一个堕落的虚无分子
本将在无边的自嘲中翻身落马
我依然活得人模狗样
像一些人所以为的
正在享受天伦之乐
在没有爱情的世界里
充当一名猎手的角色
有时候,她稍有疏忽
电话里的声音微微一变
仿佛对我抱有怀疑
我突然像一只发狂的疯狗
对着话筒咆哮
对着脑海中的她咆哮
我知道,此刻
有一粒细小的子弹
击中了我脆弱的神经
那时我死死捂住内心的秘密
那时我的伤口正在急剧溃烂
 
 
天晴
 
外面在下雨
仿佛有人在哭
我听见雨水越过楼顶
降落到地面
流向一处宽阔的凹地
一种名叫人的植物
正在那里避雨
他们走错了地方
他们并不焦急
而我躺在上午的床上
轻轻地把头一扭
阳光已经穿过玻璃窗
爬到我的脸上
今天的天空很蓝
冬天的太阳很暖
只有最奇怪的人心
才听得到泪水滚落
 
 
雅安
 
有人跟我说起你的美。
雅安,我们不想有眼泪,
结扎的长江
从此无能把眼泪盛满。
雅安,我们不想有断肢,
干净的屋顶和墙壁
怎能染上亲人的血。
雅安,我们不想有废墟,
废墟里抱孩子的母亲
本该母子一生平安。
雅安,我们有云海,云海里的古镇,
古镇上未出远门的老人。
雅安,我们有田园,田园里的古诗,
古诗里的雨下个不停。
雅安,我们有山林,山林里的熊猫,
尽管它比人命更值钱。
雅安,世界再大与你无关。
雅安,喧嚷的半岛和中东,
海洋里耀武扬威的舰队,
穿着履带踏遍全球的美利坚,
也敲不碎你的宁静。
雅安,如同我儿时的故乡,
祖国离你多么遥远。
北京是两个简单的方块字,
大城市的张牙舞爪
只出现在由黑转彩的电视上。
机器不曾轰鸣,
空气不曾受伤,
吃进身体的每一粒粮食,
都是一滴滴汗水浇灌。
雅安,如同每个人的故乡,
死神离你多么遥远。
雅安,如同多少人的记忆,
汶川离你多么遥远。
雅安,有人已快忘记汶川,
包括我,这个墨水里的流浪汉。
雅安,今夜如果无诗,我于心不安。
雅安,谁还敢说
多难兴邦。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4-3-14 00:52,荐稿编辑:韩庆成)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