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亡之诗

许多余
“当你思索这世界的荒芜,
这无与伦比的荒芜使世界虚无。”
 
掐灭灯盏,他写下这两句诗
之后 再无下文
 
要恢复体内的黑暗
到达蚂蚁的纯粹和幽深
像爱一个人一样
去爱一个词语 像爱一种食物
一样  去爱一个人
......
多么难!
 
该说的都说了
说一句就少一句啊
活着就是做减法
删去灵魂
剔除骨头
临终前相互馈赠 彼此
仅剩的皮肉之苦 
 
剩下的时日
将如此安排:                             
掘挖内心空洞,
啃噬枯朽杨柳
依依,不惜。
不舍昼夜。
终于掏空了—— 
一切
 
还是两手空空啊
我们在自己亏空的身体里
种进几株不可命名的植物
......
 
该做的都还没做啊
譬如爱与向往,忏悔
还有放弃。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4-3-11 16:13,荐稿编辑:西沈、梁树春)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