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歌剧小二黑结婚

徐乡愁
家乡到底解没解放
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延安文艺还座不座谈
也不是很重要了
甚至小二黑结没结婚
都统统不重要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聆听
 
总统听到这样的声音
放下文件就想解甲归农
小偷听到这样的声音
脑门一拍便打道回府
我们听到这样的声音
那清粼粼的水
就从我眼眶里溢出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4-3-9 22:41,荐稿编辑:梁树春)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