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滩街

圣歆
早已埋在春天。
集市上南来北往的货郎,山客
这条街等同于大溪流
干涸为街。爷爷的海鲜人人皆知
从海上赶来,从桥下走去
燕子飞过那接踵而至的鼎沸声
飞向奶奶的桑园。
又是溪水淙淙浣纱时,只闻
李家长来张家短
儿时未曾丢失的耳朵藏在
流年的温床。
谁在故乡更声忘却
石板桥无脚,爷爷奶奶无处可去
只听青山泪如雨。
清明的油纸伞一次次打开,
一次次合拢
陌生的平地高楼,弄堂街巷
匆匆打湿
匆匆抹去眼角。抹不掉的燕窝
见不到的溪滩街
年年人流蜂拥,叫卖声声
早已埋在春天里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14-3-13 13:24 ,荐稿编辑:梁树春  老远)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