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东平旧县乡

王冬
旧县乡的夜晚因尘埃而显得更加拥挤
路灯灰头土脸,不屑于赐予临街小旅馆
一点光亮。我是途径此地的妄想者
从此失眠,找寻最后的梦里打下的江山
老板娘吝啬,嘴里的土也够做几个馒头
饿着,打江山实在不易,炸药声日夜不息
把汽笛当乐子的运石车司机,本已无聊
还要打搅小情侣私奔的美梦,他们肯定
未成年,要不谁会把初次献给旧县乡的夜
一夜至少醒九次才对得起不远处倔强的石头
没有西西弗,我也听到新时代的神话
只是这神话以失去一个妄想者的江山为代价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90后诗歌,2014-3-12 09:45,荐稿编辑:汤胜林)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