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

霜儿
而道路,指出长江的方向。很多的水不息
沟壑不息,而那些渡船,圆叶背向
一生渡不出自己。暮色驾着渺茫的气息
从长江头顶上飞过,历史峨冠博带,不动声色
左岸望右岸累了,忆起水里埋伏的冬雷,不敢松懈
江头江尾的谣曲,终是谣曲,不能丝毫减免距离的刻度
小麦和水稻隔岸鼎立,见江、见船、见历史
此岸到彼岸,不过是投出一粒弹珠
余下的仍是路。江,长不过路
而路,长不过脚。一支歌
风华难继,卸妆之后落拓失韵,黯然无语
路总是会扬长而去,走过,再把它们美丽的弃置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美诗中国,2014-3-15 15:03,荐稿编辑:夏卿)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