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宋晓明
我整个下午都在坐着
 
我整个下午都在坐着
下午是最适合静坐的时间
特别是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
光线说充足又不充足
说模糊又不模糊
记忆也是若有若无
做事的人们做完事了
门纷纷关上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也该走
这就是我们的缺陷
有时很难对某件事做出决定
明知道水往低处流
叶落归大地
但我们就是喜欢被人举在高处
 
 
城市街头钉鞋的女人
 
脸好黑
身子好瘦
靠嘴吃不了饭
只能靠油污污的双手
一针一针钉下去
也钉不下几个钱
机子是机器
也是一家人的命
 
 
北京地铁站的歌手艺人
 
一把吉他,一只口琴
一支忧伤的曲子
只知道他今天在卖艺
不知道他昨天的人生痕迹
地铁出口纷纷走出来的人
每一个都比他健壮
比他时尚
一件过时的西装
不知是不是当年的礼服
地铁是一种时尚
手挽手的年轻人是一种时尚
地铁出口的歌手在卖着艺
口中吹出的曲子
不知是不是总那么忧伤

 
 
(选自《奔流文学论坛》,荐稿编辑:王征珂、梧桐树)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