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庞华
不一样的歌
 
每个真诗人都是
一个平凡普通的人
他呵护万物和语言
他看着红尘
心中的热爱就像巨浪
无声翻滚
也许他歌唱起来,也许
他尖啸不已
或者仅仅是在娓娓诉说
他的声音不再是
某种技巧
在倾听中我们就像泉水里
躺着的卵石
他绝不叫卖灵魂
他的灵魂长进了肉里
他的肉身眼看
就快要是他的灵魂
我们看见了
这一变化的过程
灵魂摔打着肉体
就像一个孩子用
手中的泥巴
捏出一只碗,或
茶杯,有时是
一只小鸟
一尾小鱼,然后
又重新摔打
捏出别的什么,那
一团泥巴仿佛
很神奇,其实
那只是一团泥巴
 
 
最惬意的上午
 
秋阳透过窗玻璃
飘落于地板上
第三泡茶时
我点了一支烟
第八泡茶时
我又点了一支烟
这样的两小时
没遭到任何干扰
也没更多内容
只是泡茶,倒茶
只是吃茶,吃烟
我却觉得
更甚于悠然见南山
这两小时才是
活着的全部意义
 
 
(选自《奔流文学论坛》,荐稿编辑:王征珂)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