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吗?

铁哥
今年不像去年夏天
去年可以在山里关掉手机
和老罗他们顺着深沟到天黑,然后喝酒
山鸟应和着我们的胡说,她嘎嘎的呼唤像厌倦
 
仿佛沉醉能够解决
结果还是不能让猕猴桃
晚一些掉下来,被猴子偷走,更甜一些的东西
总是这样有混蛋的经历,有捂脸的不忍心
有蝼蛄的懦弱与蚯蚓暗地里的不安
 
今年突然有关掉闸刀的想法
不用晦涩生硬的词,不形容,可以弯曲到
鞠躬的姿态吗?你这样一棵岸边的垂柳
等着照镜子的命运和落叶掠过头顶的答谢
 
(选自《诗先锋论坛》,荐稿编辑:王征珂)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