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与诗的随想

宫白云
1 星期天,你一边听着杜普蕾的《殇》,一边清理旧物,突然发现你寻找了很久的小绒布熊就在那里。许多时候你刻意去找的东西,遍寻不到,不经意的时候,它却出现,就像诗意。
2 你总是千方百计地向生活挖掘诗意,你给予生活内在的信任。即使生活苦不堪言,你也全部地接受。你层层地揭开又悄悄地的合拢,一开一合之间,你与你不看好的人生和解,你从不使用扳手,把庸常的生活扳断,你在不断和解的途中与诗意一次次相遇。而诗意是一直存在那里的,就像风总是在吹拂,无论是流动还是呼啸都拥有自身的能量。
3 偎依你的小猫,并不懂形而上、形而下这些东西,它不吃老鼠,只喜欢吃富有海腥味的刀鱼。它蓝色的眼睛里散发出海水的气息,它慵懒的模样像一个被宠坏了的少女,你没办法不宠它,它舔舐着你,你摩挲着它。你们看起来相亲相爱,你们了如指掌。而在诗里,它只是一个词,它始终没办法懂你,而你却始终放不下它。
4 你的蓝色宽松长裙不在房间里,它在诗里,它在诗里变成了一个无形的女子,她裹胁了许多的词语,甚至在生活里你不敢碰的情欲,你看着她膨胀,胃里就像藏着一只豹子,你开始颤栗,而不是在写颤栗。诗歌让你的内心抛头露面;诗歌让一道冰冷的寒光出现。
5 下雪了,你跑去推开阳台的窗户,伸出手,雪花在手里跳舞,只一会,冰凉直达指尖。有时候美只适合观望,不适合体验。就像有些情感,远远的观望很美好,硬是介入的结果就是弄伤自己。诗歌中的意象也是如此,不能说这个意象很美就不管适不适合,拿起来就用,其结果只能是诗歌的硬伤。
6 呼啸的风敲打着窗,未见碎玻璃,但到处都是尖锐。你小心翼翼地躲避。天空极端的灰蒙,“离眼睛太近或太远的东西我们都看不真切”。你模糊地活着,而你的心却在寻找,寻找那耀眼的蓝色,诗歌给予你,那蓝色上的太阳。
7 早上一睁眼,你夜里的梦不见了,你依然呼吸着梦里溢出来的味道,那些奇异的气息以及从梦境中散发出的寓意,你嗅闻着这些抽象的气味,忽然觉得生活中的一些不尽如意变得无关紧要,因为下一个日子你依然有梦可以做,依然有感受在你心中产生反应。就像诗歌,你可以不断地去写,不断地去嗅闻,不断地去感受;这才是你心之所系的事。
8 每天早晨从家里到单位,一条路,从一个点到下一个点;黄昏,再重复过来,循环往复,一天就这样过去,一生就这样过去。你管它叫悲哀,你总在问:还会继续下去吗?你渴望其间有些变化,就像渴望治好你的偏头疼,它的痛苦你总是想用你的手把它抓出来,可是每次都更深入。当你快要承受不住时,就像体内的水想出去,你必须给它个出口,这时,诗歌就像你扣在太阳穴上的小火罐,缓解了你的剧痛,但它治不了你的病,也替代不了你的生活。头疼了,还是要去看医生。
9 下午一点十三分。你在江边走着,没有熟悉的面孔,只有变得更深的江水。它忧郁得如同一个老人,渴望着你的倾听,你把一颗心投进去,它给了你某种你也需要的东西。你们互相的倾听与倾诉。你愿意以这样的方式体验着活着。你在此时照顾着江水,江水照顾着你,就像诗歌之于你的成全与抚慰。
10 你走进那片废墟,这里将竖起一幢幢高楼,其中有一个窗户将属于你。你踢着脚下的碎片想象着清晨的树将变得更绿,你想跟它说些什么,甚至推土机隆隆地开过来,你也不去在意,你喜欢那瞬间的感觉,甚至想把它变成怀念,而诗歌把它留存。
11 隔着雾蒙蒙的那层东西,让你感觉虚假。你喜欢一切都是那么清晰,比如阳光落在你的手指,比如白玉兰长着九叶花瓣,比如小白猫毛茸茸的白耳朵,在那样的时刻,你能清楚地看到它们是什么样子。你把它们本来的面目直接灌注到对应的词语内部,让它们在你的诗里摇曳。
12 你对那些不可想象的东西怀有深情,你隐忍的心灵潜藏着激烈,你用语言的激情完成心灵的体验,你把内心的狂飙和撞击加入到诗行,你从诗写中释放出你内心的精灵,诗歌是你的通道,你借此走向生命深处,在鲜为人知的地方晃动生命迷人的况味。
13 生活的一些悲凉,反而让你变得豁达。许多时候你不去想它的该或不该,你用诗歌的方式把火车铁轨竖起,让绿皮火车直接开进天堂。其实生活与诗写就像石头与石头之间的摩擦,它产生新的火花,让你的生命别有一番火焰。
14 你一直在内心培养着对生活的热爱,尽管你不能撇开诸如生计、困境、坏天气、恐惧症等,这些莫名的无可逃避其实锻造了你,也锻造了你的诗篇,它让你学会把一束薄薄的日子变得深厚,用诗歌的眼界去看万物消长、世事变迁。
15 生活的表象潜藏着深意,只有深入到表象的内里才可窥其生活的真谛。诗歌也是,在表象中,其实隐藏着更为深邃的本质,你通过对表象的剥离,获得真相出场与启示。它构成你生活的一些根本性的沉思,如孤独,欲望,爱恨,悲欢,人性,灵魂,生死,宗教,善恶等。你在表象的大海,看着它们潮起潮落,你看着自己的那些黑暗之水慢慢从海平线上消失,而一轮红日在海面升起……
16 策兰说“只有真实的手才写真实的诗”。真实的诗都有温度,身体的,内心的,生活的。真实的诗粘着真实的血,它摒弃矫揉造作,去除矫饰,靠自己的心力推进。它是生活的具相,有酸有甜,有苦有辣,它使日常生活的琐碎变形为生命中的全部。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诗歌评论,2014-3-12 16:50)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