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飘散到圆润弥合的女性世界

——读来小兮诗歌《少女与老妪之诗》

黄土层
  读来小兮的这首《少女与老妪之诗》,觉得现代诗歌可以表达的东西真是太丰富了。读这一类诗歌还得沉下心来,以求索理解的心态而不是猎奇嘲讽的心态,更不能以浮躁的心绪张贴肤浅的标签,以一句“男女之间就那么点事,折腾来折腾去,最后都是伤”来搪塞甚至亵渎诗人诚恳的诗写。昨天还看到有人点评说“读了玉上烟的这种诗,其他人的都不想读了”,这反映的是阅读上的保守主义,有利也有弊。在我看来,任何一首同题材同主题或同标题的诗歌,由于出自不同诗者的心灵体察渠道,必有特别之处。如果我们连这起码的阅读信仰都没有的话,真“不知其可”了。阅读兴趣在阅读之前自行归入寡淡,是可笑的。
  来小兮这首《少女与老妪之诗》,47行,简化一下也就43个字:“她爱,她拒绝。她爱的,和她拒绝的,都在继续。她不承认那是错误:盲目,热烈,肉体的欢愉。”却揭示了极丰富的女性世界图景:一个女人(大约中青年吧)处在少女和老妪时间轴的任一个坐标点上,恍惚,迷离,焦虑,不安。情爱经历、情爱幻想和情爱结果凝结在一个舒缓从容的叙事节奏下,飘荡,折叠,纠结,散开。在情感的流淌中表现出数端分裂的局面,最后归于风暴止息后的蓝天白云般的宁静和安详。可谓一日三变,每一变又不乏色彩斑斓。总体上折射出女性在情爱世界的不安全感和不满足感。她们的存在不再是男性的附庸,而是独立思想的小兽,她们内心世界的撕咬,纠结,奔突和欲望,构成活火山和潜在风暴,如果没有具有才情的文字记录其中的冷热和躁动,即便她们存在也会为人所忽视。
  那么,具体读读这首诗,此诗开篇十分奇特,在时序上不分昼夜了,但将紧紧“抱住”的男人喊爸爸,似乎包含两层含义:一有恋父情结,折射出现实人生的不安全感,心理诉求男人是大树墙壁,而不是悬崖峭壁;二有对男人先自衰退的不满。才有“去死”“她咀咒,亲手杀死一名垂钓者”这样的表述。并随之说出了她爱的是什么,她拒绝的又是什么。奔着蓬勃、新鲜而去,但爱一次就衰老一次,对于爱,得到多少信仰同时也就塌陷多少信仰。所以,说“爱一次,像抓住一根拐杖/忽然叶子就落了,牙齿掉光”。这就陷入了爱的悖论之中,不能自拔。诗人不仅拟拒绝这种性爱焚烧的衰老,也拒绝什么也不发生的兀自安静地衰老,安静地干涸,“世界真是孤独”,女性的存在意识强烈凸显。该诗枢纽性的句子:
  “她爱的,和她拒绝的
  都在继续”
  这又是一个尖锐的女性问题,骨鲠一样横亘在文本之中。
  至此,真正的高潮部分才开始。出现了镜子,狐狸,少女,老妪,姐妹,情敌,母女等意象,出现了喜欢,讨厌,颤抖,咬牙切齿,爱等情志词语。自我分裂程度达到极致。一面镜子照出了太多的女性碎片:狐狸的妖娆,少女的憧憬和蒙昧,中年妇女的纠结和练达,老妪的衰弱、散淡和安静,从姐妹,情敌,母女三个角色看来,任何一个都有自己的欲望和克制。她们混合在一起,翻腾,乱炖,厮杀。将诗人的感知系统弄成一个刀枪剑戟烽烟滚滚的战场。诗人说:
  “她不承认那是错误:
  盲目,热烈,肉体的欢愉。
  她分娩出黑暗和战栗,失去和死亡
  来完成一个女人。”
  是的,任何一个有理智的男人或女人也是这么看的。“她爱,她拒绝”都是无辜的。都应该获得尊重。一个内心丰富的女性即便有理性的护卫,你也不能确定她感性老虎的随时出笼。仿佛她的周围布满了可以打开牢笼的按钮,一不小心就“给你好看”。刚在絮叨,腹诽,闪电说来就来。刚在观赏儿子的喉结,在洗脸在洗这件旧礼物,霎时就会成为一只发疯的母兽。坐到公交车上开始,可以可理解成一个经历了性幻想的女人回到了现实世界,她从分裂飘散到圆润弥合“来完成一个女人”。带着思念的男人的祝福“她羞涩地笑了”。终于安静下来,够折腾够头疼的女人。诗歌是火焰,女人也是火焰,客观地看,相当于诗歌、女人和火焰互相玩了一把。
  纵观这首诗歌,笔者以为写得非常成功。叙事简略,抒情节制,流贯期间的思考,锐利有生长点。语言有活性,有弹性,有质感。有概括有细节。并且真诚,真实,大胆,肆意。有拆卸的勇气也有整合的功力,丝丝入扣处,条条留活结。看出诗人来小兮具有巨大的诗歌潜力,祝福她在新的一年里,逐渐爆发出来。


附:少女与老妪之诗
 
来小兮

有时是白天,有时是夜晚
她喊着“爸爸,爸爸。”
紧紧抱住一个男人,任性地爱他,咬他
亲他的下体
“去死。”
她诅咒,亲手杀死一名垂钓者
——她爱。
葱茏的,繁盛的,草木一样的人们
她将自己交给他们,身体是新鲜的,愿望滴着水
她相信。
 
爱一次,就经历一次衰老下去的危险
爱一次,像抓住一根拐杖
忽然叶子就落了,牙齿掉光
——她拒绝。
使劲揉搓着眼睛,她揉搓着自己:
黄褐斑,鱼尾纹,松弛的乳房,干燥的唇
没有涌上来的河水
“世界真是孤独。”
她空张着两岸,试图将自己拧出水来
她不相信。
 
她爱的,和她拒绝的
都在继续
镜子背后蹲伏着一只狐狸精
一会是少女,一会是老妪
有时她在她的体内,有时坐在她身旁
她们是姐妹,是情敌,是母亲和女儿
她看着她。
喜欢,讨厌,颤抖,咬牙切齿,爱我吗?
“够了!”她反对她,她勒紧她。
一大堆疯话
渴啊!
 
她不承认那是错误:
盲目,热烈,肉体的欢愉。
她分娩出黑暗和战栗,失去和死亡
来完成一个女人。
闪电说来就来
她还在絮絮叨叨,像抚摸一件旧礼物
反复地洗脸,观看儿子突起的喉结
有人靠近,就变成一头发疯的母兽。
坐在公交车上,她开始用白头发
想念一个男人
她记不起他的名字,却记得,他写给她的:
“愿你每一天,都有花朵般的心情。”
此处,她羞涩地笑了。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诗歌评论,2014-3-15 10:03)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