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王单单
去澄江,或三个反悔的人
 
彝人来自凉山,趁天色蓝净
要去梦中放一只鸽子,效仿鸿雁传书
其母枯坐山中,日复一日
空等字句飘落,像等一场雪
逼回远走的人。百行孝为先
可以谅解
 
书生叫杨昭,坐不改姓
据说行也不改名,无字无号
长发正当飞舞,电话响起
他妻子打来的。大意是:
子归,请速回。天伦难得
可以谅解
 
第三个人,要改小说
响水镇一再删减
客栈之外,仅剩半截木桩
天马行空,任他自由
可以谅解
 
总有人会去的,在车站等我
他说,不急
山河还在,破的只是梦
一上车,蒙头就睡去
 
 
在孤山
 
我把所有的孤岛都看成
水中坐牢的石头,不说话
终日忍受惊涛拍岸的酷刑
海未枯,涛声不会旧
如果破釜沉舟,断了回去的路
从此就不想家,不想岛外的人
 
亲爱的兰隐,我是这样想的
岛上有寺,艾叶兄可削发为僧
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直到月落乌啼,秋霜满天
胡正刚憨厚老实,让他周而复始
将山下的礁石,推至山顶
再滚入水中
 
而你和我
一个心慈面善,适合烧香
一个玩世不恭,需要拜佛
闲暇之余,可去林中
那里有两架秋千
一直空着 
 
 
帽天山上
 
他们指着路旁的村庄
门庭紧闭。矮墙上
挂着辣椒和玉米。带路的人
迷失在路上,我不管
一直都在走错,包括生
 
帽天山上,大面积的桉树
毁于一场雪,阳光拂过头顶
落叶还有余温。相思树
开细小的花,让一条林荫道
弯成深巷,曲径通幽
纵向森林深处
 
沧海桑田,5亿多年前
帽天山是一片洪荒
而我只是某种没有名字的
脊椎动物,躲在月光里
数自己刚刚长好的骨头
 
老了就到帽天山,找棵树
靠着死去。或许,再过5亿年
有人敲开一块化石,还能发现我
温暖的血,和泪水
 
(选自王单单博客,荐稿编辑:西沈)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