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归元寺

哨兵
快到售票窗,百分百会撞上那几个妇女
打某半仙的幌子,摆摊
算命,却拽着我惊呼
贵人。像多年前在洪湖赶集
渔娘们为抢一单好生意,围住我
吆喝,荷花是天堂的东西。鬼才信。但是

别走。我来武汉已过四个寒暑,双亲
年近古稀,被扔在老家。儿子远在京城
考研,工作,都是麻烦。世事如乱石
压心,我几乎撑不起中年。而上班
太忙,时间总是不够,已伤害
写诗。过归元寺,哪一桩不值得我求道

问卜。结果是,我俯身
某一年,某一月,某一天,某一刻
我可以回到洪湖,再做闲云
野鹤,不管人间
烟火。几个半仙全掐不准
何日我能重返故里
 
(选自哨兵博客,荐稿编辑:淡若春天)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