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苏若兮
呈现一百一十

嗨,你好。我看见你了
在四月有一张为未来准备的脸
年轻,茂盛。
我拿着一把锋利的锯子
要在你这棵巨木上一试身手
你在锯下滚烫
隐蔽起谜一样的年轮
不抵挡,不叫疼
因着你的被动,我加快着锯动的速度
来来回回。回回来来
我们同时被岁月的锯齿伐倒
锯沫飞扬,是最真实的切肤割骨之亲
作为悲剧道具
在无人观赏的剧场
大特写般地冷寂醒目
嗨,你好,这里空荡,没有叶果
蜂蝶,只有锯声不绝,尚留人间


呈现一百零八

有光时,即使你想藏,也藏不住自己的影子
光代替险恶,险恶代替人心
你领略过,被伤害过的心灵胜地
那里,水高山深
如同这里,我们背对,同傍一座孤岛
孤岛的温度,抚养着我们靠不了岸的心体
这样的生活,刚刚挣脱
又被囚禁。我们类似于不能离岛的本草植物
光有水和种子不行
光有阳光和劳作的手还不行
我们需要放弃,习惯不被播种
在偷渡者沦成爱人的水域
暗流和骇浪不让道
堵着新的荷尔蒙送来白日梦的死期


呈现九十九

我想说,现在这颗心越来越光滑
抓不住流水,抓不住春风
更抓不住时光

光滑的心,适宜放置在深夜
于黑暗中闪出独特的光亮
那时,有了陪伴
孤陪伴了独,空陪伴了无
有心人
从渔者,沦成被渔者

等到肉身将心当成衣服悄然褪下
爱,也没了阴影

我能忍受,当你给我齿轮
抓不住的,亦留下了。

(选自苏若兮博客,荐稿编辑:西沈)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