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紫藤晴儿
灵魂被光泽安抚
 
他们还有灵魂
想家的时候也会咆哮、抓狂
60年的孤寂
被我轻描谈写。阅读战争
解读死亡
这历史赋形的痛,是弹壳和枪子
下的灰烬
三月的迎山红流出血的气息
或是死亡已久的遗物
但是,还有活着的骨头和姓氏
他们披着国旗睡在红棺木,我听到一声撕裂的叫喊
而很快扩散,消融
像孩子得到了母亲的乳液
像受惊的灵魂被光泽安抚……
 
2014-3-31
 
它替我说出了秘密
 
希望拥有一个时辰
破碎、惨淡在那一刻富有了生机
你无法领悟我的身心
像法庭的法官,监狱的看守
我住在八百年前的尼姑庵
天天嚼经书,有时希望蜡烛能烧了顶棚
青砖不是架在春天的一道高墙
不管瓦砾上的眼晴
只要你瞥一眼桃花、银翘、碧水、柳条
哦!看到了吗?浓烈的色彩
像亿万个嘴巴在泄愤
谁不敢怒放,谁就永远不是她自己
 
2014-3-31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4-3-31 13:56,荐稿编辑:王法、招小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