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预主义”诗二首

王征珂
一个乞丐的遭遇
 
我看见一个乡下乞丐
把墙旮旯当成了故乡
哪管北风吹得紧,吹得冷
哪管地上泥泞,身上肮脏
他睡着了,喝上了幸福的
鸡汤,娶到了如花的婆娘
 
我看见一个城里女人
冷面孔比北风还要冷
嘴里的一连串脏词,比
乞丐身上的污泥还要脏
“滚,苕货、婊子养的”
一个武汉女人高腔大嗓
 
像雷霆,也像机关枪
驱赶他,也像驱赶路过
的我。(我从小就惧怕
这种方言,杀伤力极强)
我看见:墙旮旯那个乞丐
比划着,喔,他是个哑巴
 
 
扬眉吐气
 
这个女叫花子
黄昏时分直起了
下跪半天的膝盖
她在欢心检阅
皱巴巴的纸票
叮叮当当的硬币。
嗷,搞半天她也有
直立行走
扬眉吐气的时候。
那时夕阳
就像一个油漆工
快要收工了
把晚霞抹到山头。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4-4-1 16:27,荐稿编辑:王法)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