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记

车来车往
三月,你的枝桠如此沉重
沉重的高不过一尺水面
你活在雨纷纷的时节
更像是活在束缚的梦中
你活得曲曲折折
临水而居
眼睛里总是装满潮湿
那些被清明的风折断的枝桠
被人安放在祭奠的坟茔前
许多年后
我也会弯曲成你的样子
我老了,我的生命被时间的手折断后
我的子孙也会用你的枝桠
沉重的为我祭奠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流派群组-灵泉天风,2014-4-1 21:39 ,荐稿编辑:如果累)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