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饱满的雨水浸透文字发出闷响

——兼怀念海子与昌耀

松林湾
狂野的雨水,妩媚的雨水
总会浸透狐狸般的文字发出闷响
浸透苍茫的土地和她母亲宽厚的扉页
让田野在一片汪洋中锈蚀成龟文
没有灵魂没有信仰,让雨水
失去南方,让南方在阉割声里失去歌唱
 
在南方之南,是沼泽
是汪洋耸立的经幡,是经幡上的朝霞与落日
是牙齿里铺满乌鸦的翅膀与证词
而在德令哈,诗人海子说着姐姐的忧伤
在沙漠,昌耀的文字蘸满一片片月光
一片片月光,成为娼妓裸露出
的一道道疤痕,从此拒绝海水的劝降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4-4-3 08:41,荐稿编辑:王丽颖)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