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窝

招小波
在香港的一次午宴,
饭后的甜品是一碗燕窝。
被厨子煮成一盅糖水的,
是一隻燕子的居所。
 
其实我也像一隻血燕,
一生里,在凶险的山河漂泊,
是谁捣毁了我一个又一个的窝?
令我的梦想流离失所。
 
今天我在紫荆树上筑巢,
苟延活着的苦乐。
但我的灵魂一直无枝可依,
无处可托。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4-3-29 08:08,荐稿编辑:风之子)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