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能相见

——给我的祖父。我的父亲是遗腹子,祖父牺牲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

霜扣儿
六十四年了,爷爷,你还是二十二岁
我爸爸六十四岁了,爷爷,你还是二十二岁
我四十岁了,爷爷,你还是二十二岁
 
这晚的十字路口,我点燃你的名字
你离我有多远?我向朝鲜的方向
我向鸭绿江的波浪
你年轻挺拔的背影扛着枪
爷爷,我还没有看完,你就在枪声中倒下了
爷爷,你倒下的时候有没有一丝机会
叮嘱小照片上的自己,从此得在墙上活着
你唯一的儿子在人间,哭与笑都在眼前
哭与笑都与你无法关联
 
新闻说,有四百多烈士的骨殖被送回来了
爷爷,我能不能跟你说说这件事,这安慰与讽剌
时隔六十多年的悲壮里
不可命名的一些意思
爷爷,我扔下一张纸,就想一下你疼痛死去的样子
爷爷,你二十二岁背井离乡阴阳两隔的恐惧
被很多人概括成英雄的理想主义
爷爷,我很遗憾,火光照红了我的脸
此时你一定要与我万水千山
间断生死状或生死薄
让我自己面对这虚无的灰烬,虚伪的灰烬,直至
我被眼泪敖干荣耀
我请求风声送给你任意微小的我的气息
爷爷,你能看到吧?
火光剧烈,我在这里摇晃,我为你
摇晃这太平盛世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14-3-30 19:08荐稿编辑:招小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