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妖侍
我懒得开,我的花
还染着烈疾。风一来就爆起疹子
就钻心痒
 
说起春天,惊蛰和雷声 
流水潺潺。说起复苏,说起醒 
一面镜子里的桃花。虹
说起不用睁开眼,伸手就能捉住蝴蝶
说起春天柔软的哑语,我的春困
——说起这些
 
你得原谅我的冷
要说起忍耐,年复一年的旧天气 
原谅我倏然起身,把冬天的第十四行
再上把锁
 
我懒得开······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美诗中国 2014-4-1 16:59荐稿编辑:潘加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