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小的村庄

黄锡锋
我的村庄太小了。
小得只有一个姓氏、一部发黄的族谱。
小得只有一条河流,还昼夜不停的搬迁。
小得一辆铲车就能铲掉它的矿藏。
一场暴雨、或干旱,就能让它颗粒无收。
小得装不下一间麻雀学校,村庄的学童,小小年纪就学会背井离乡。
小得我隐忍的亲人来不及喊痛、喊冤,就被风吹走。
小得比麦芒还小、比针尖还小。
小得就连它喘气的影子,都常在我梦里坐卧不安。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 2014-4-4 01:21,荐稿编辑:招小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