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女人

龙杉
那河水便是山寨的一切,喧哗之声憾动西部高原。
晨昏,汲水的女人,你又如约而至。你是踏着一支露水之歌上路的;你是由远处袅袅上升的炊烟下走过来的。掬一捧,就浸透一片醉意,饮一口,就滋生了一种愿望。
四季的旗帜猎猎飘动,你的歌声和呼唤,如此美妙、多彩。那是从荒原上游而来的云絮么?!穿越了一片蔚蓝色的宁静,于你月光般眼神中波动荡浮,散落成点点雨滴、缕缕流盼。
呵,我的苦难多情的西部女人,你以纯朴的忠贞,在岁月里酿制成一坛坛清香的烈酒,西部汉子们的生命和意志,为此而沉醉,为此而放纵;你以你的丰腴的身子,生长出一粒粒饱满金黄的五谷,任那偌大的太阳磨盘无休止的挤压旋转。
有一百场风雨掠过就有一百种雷电在山头滚过;有一百曲歌子响过就有一百个日子在风口栽种!你站于燃烧的七月,兴奋地舞动黑色秀发,让胸脯静静地感受阳光和爱情。
呵,我的豪放倔强的西部女人啊,你将你流动柔情的期待长成青苔,永恒地延展于岩壁上了。我以沉重虔诚的目光仰望你啊,我爱恋的西部大高原的女人!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 2014-4-2 17:10,荐稿编辑:招小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