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峰塔

小人鱼在天堂
雷峰塔是一尾直立的鱼。他一直站着冷眼相望滚滚红尘,芸芸众生。
雷峰塔是一尾有思想的鱼。
他不说。他一直在思索;他分明站在岸上,可他含满露珠的思想一直深埋在水里。他爱婀娜的青柳枝,青柳枝上栖的黑尾鸟,黑尾鸟嘴里唱出的经文,经文中盛载的满满的悲悯。
等着等着,一尾夕阳终于游到这里,前途窄狭,已经没有出路可寻。
在它疲惫的身上,还有最后一缕佛光轻拂。在它柔和的眼眸深处,能够看得出一粒粒尘埃,成一粒粒悬空的绝望,随着前世的钟声前赴后继。
风在吹。风很执着。风一次次翻起西湖这本书,风翻起一页页波浪,寻觅生命的意义、一尾鱼的意义、一尾斜阳的意义。
风里有钟声,你听得见的。在风里,夕阳游成了一尾红鱼,看着面前的雷峰塔,这另一尾伫立在红尘的高大伟岸的鱼,摇头摆尾。
面对一尾搁浅的鱼,你想起了自己的梦。梦总会被道路不小心绊倒的。若如此,我们如此期望还有一双眼睛轻轻扶起。
我想和雷峰塔相约,在晚霞铺满湖水的时候谈一场恋爱。有关朝阳的不满,已有半江瑟瑟半江红道尽。我们如此幸运,不必效仿一条蛇,必须努力化成人形和另一个人在一起。
踏遍青山绿水,还是一尾雷峰塔和一尾夕阳,可以盛放那么多沧桑悲喜。
夕阳无限好。在诗人写出这一句话之前,雷峰塔早已知道。
雷峰塔是一尾高大的鱼,以站立的姿势,告诉我很多很多。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 2014-4-1 18:49,荐稿编辑:招小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