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杨炳麟
殷墟写意:杀人
 
……把她的头砍下
放在青铜铸成的皿器内
用沸腾的水蒸煮
把她和没被驯化的畜牲
并排摆上祭祀的土台——
 
陪葬墓底,神秘的气息弥散四野
从盘庚迁殷到武丁中兴
打猎逐兽、东伐西讨的将军
正从掳获的人和动物里
挑选适宜于役使和享用的猎品
 
可以是青年、壮年、女性和儿童
也可以是生前的宠幸或知己
性,在这里降低到可以恣意挥霍的地步
庞大的墓室以及奢华的棺椁外围
那些寂寞和孤单,大好的河山,车马
怎能轻易放下,深埋于黄土——
 
……摆放整齐的头颅,以及
失去温暖的骨架,他们没有身份
奴隶、囚徒、战俘,如果把血放掉
黄泉路上只是一个被腰斩的符号
 
直接用人杀死上祭,血色
竟然将华夏文明的根染得血红
 
 
殷墟写意:关于妇好 
 
商都掠影里的妇好
精美绝伦,像一件上等的玉器
她的身世被一片血红的朱砂湮没
在她的冥宫,全是转世轮回时
不能带进再世的巨大财富
——有翼不飞、有腿不走的卫士和奴隶
 
一个女人,统领万人,征战沙场
那举起的钺最终砍破了历史尘封
妇好从武丁为其举行的盛大欢宴里走出来
卸下戎装,面对驱妖镇邪的铜境
拢顺自己散乱的青丝,然后沐浴
然后走向武丁最器重的那张大床……
 
妇好和武丁的爱情应是举案齐眉
耳热面赤;应是相互宠爱的那一种
——丈夫做王,妻做辅臣
妇好将军出征,武丁就备下音乐歌舞
为她践行。妇好坐坛主祭,协理天下
武丁就在卜辞里录其功德
——她们是一对相互下跪的仆人
 
武丁王拥有娇爱的国色之妻
生过孩子,曲线依然优美——
力大过人,武艺超群,却能刚柔相济
但,在宗庙的功铭册上
轻松亲昵的爱情更能诱敌深入——
 
 
殷墟写意:甲骨文
 
第一道痕
是划伤
——与野兽博击的记忆
 
第二道痕
以动作为基准
包括杀牲  杀人
 
长记性的卜辞
皆因伤之深、权之重
一次再一次
 
当然,不是最后的记载
从刻到画 到写
独在安阳殷商
 
龟骨或巫权
均以象形为案底
包括荣誉,包括罪
 
(选自杨炳麟博客,荐稿编辑:西沈)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