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纪(组诗)

王桀
无念
 
说:春和景明。阳光充沛的一天,植物的影子落在
植物的旁边,像人和人并肩走着,说情,说爱,说无花果
在夜晚独自承受结局。这结局,早在开始之前。
 
 
废园
 
是另外一种彰显。花蕾幼小,多么可爱,孩子奔跑,
又哭又笑。还是夜晚,我们挖开泥土,像盗墓者盗走自己的
身体。盗走一种相思,盗走两处闲愁。小生这厢有理LIAO。
 
 
停止转动
 
已经停止的,已经不需要转动。已经到来的,已经
不需要到来。无论子怎么曰,无论诗怎么写,无论前路有没有知己
都是现在譬如的一瞬。譬如心潮澎湃,譬如心如死灰。
 
 
啼笑姻缘
 
肥皂剧的泡沫,被一个孩子吹上天。这是一个孤独的孩子
在一个借问酒家何处有的日子,被另外一个孤独的孩子
指向了杏花村。指向塑化剂,指向这个国家的无穷大,和无穷小。
 
 
午后红茶
 
坟头有焚烧的纸钱,想起我早些年写过的一首诗,素装淡裹。
若是红茶养颜,只是朱颜早已改头换面。
你凭着阑干,你说不出话,你指纹淡浅,作案留不下线索。
 
 
甜蜜的禁果
 
吃过一顿丰盛的晚餐,喝过一顿浅薄的花酒,如今我摇晃着走
想要摇晃的尘世,在我摇晃的心头。我曾孤注一掷白了少年头,
曾经说晚安青岛,吃了你的,我都给你吐出来。
 
(选自王桀博客,荐稿编辑:淡若春天)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