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黄鹏
生命的农场
 
要种豆,要栽花
要植树,要低得下你
高贵的头颅
把杂草从泥土根部
一一拔除
 
要施肥,要浇水
要杀虫,要放得下烦燥
为每条生命守护好
它们温暖的窝巢
 
要劈柴,要喂马
要养鸭,要不遗余力地
翻过山坡,把阳光
从风雨中安全运到
 
要慈祥,要尽职
要善良,要像对待
我们的父母一样
善待我们所拥有的鸟鸣
风雨,和阳光
 
 
父亲或老牛 
 
那年春天,大地一片翠绿
农忙时节,促然返乡的父亲
决定将荒芜两年的土地耕种
没有牛,父亲穿着破旧的解放鞋下地
无边的荒凉随汗水碎开
躬身、迈进,向前迈进的同时
父亲总忘不了甩响虚幻的鞭子
对着空空的山谷,吆喝几声……
 
(选自黄鹏博客,荐稿编辑:西沈)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