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之旅

——致海子

转角
灾难的三月!大河流淌
土地,数以万计的脚的重压,繁殖
繁殖一个黄昏,一个黎明
一颗忧郁的头颅,冰冷的心脏……
 
桃花开在三月,墓的灵,独自坐下
长发飘飞,长发飞舞在桃花熄灭的远方
不像我,不像你
如同坐在五谷丰登的雨水里
安顿,沸腾,孤寂,燃烧
 
如同你我,天生赤贫
踩实锋利的火焰,锋利的血,锋芒耀目的
麦子。在灵的天空下
剜出人的罪,神的罪,魔的眼
独坐石头,在大火中
逃亡——
 
三月,大地裂变,成你的手
我一生的黑暗。春天怀抱子夜
粮食抚摸火,北方,流萤,太阳,空无一人
的地狱。我在海上度过
十指流淌的江山,我在白色的肉体上
画出森林,白马,鸟,嘴唇,你的新娘……
而迟于回复,农田
你的梦,财宝,兄弟,诗歌,腐烂的王位
骨头,黄昏,和你无尽的忧伤……
 
至今孤立在夜空下
三月在九棵树上倾倒幸福,夜的火,夜流淌
最后树叶泪流满面
为掩饰殷红,粉白,山上狂奔的两朵桃花
开得一干二净
冰雪苍老,你终埋下整座庄园
赤脚走在屋脊上
香如故——
 
(选自转角博客,荐稿编辑:西沈)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