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刘频
卖坑记
 
我第一次做生意,是卖闪电
我一路大声吆喝着,就是没有人来买
有时反而招来圆瞪瞪的白眼
 
在水坝上,我一个劲地闷头抽烟
把肚子里的一大窝耗子全熏跑了出来
于是,我改卖耗子尾巴
过年前,我数了数,一共卖出了五根
 
后来,我挖坑来卖,哎呦
我挖的一百个大坑,大半天就被抢购一空
买坑的人,站在我挖的坑边
一个个乐滋滋的像过年——
 
有的用来种树,有的用来做掩体
有的用来装垃圾,有的用来囤粮食
有的用来做茅厕,有的用来训藏獒
有的用来养菜蛇,有的用来藏珠宝
有的用来练习落井下石
有的闭着眼跳进坑里,用来埋自己
 
再后来我干脆成立了一个挖坑公司
刘庄的方圆一百里都挖满了一个个大坑
天哪,它们居然也卖得一个不剩
我给我留下一个坑,是用来观赏
我和春梅每天只瞅它一眼,就感到特别快活
 
 
在地下屠宰场 
 
在地下屠宰场,三盏雪亮的汽灯下面
十九头猪,嘴唇愤怒地哆嗦着
在冲天的秽气里,它们昂着头,集体发声
对一顶瓜皮帽,严正抗议非法屠宰行为
 
冬天的下半夜,在这个隐蔽的黑屠宰场里
十九头猪,一齐嗷嗷叫,它们不畏死
但只愿死在公家批准的屠宰场里
它们死要死得体面,死得其所
要合法地死去
 
十九头猪,瞪圆着铜钱大的眼珠
直到被宰杀之前,仍与一顶瓜皮帽对峙着
当哀嚎声完全消失,在今天的晚餐里
一群为捍卫真理牺牲的猪,变成了几道
家常菜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4-4-12 22:07,荐稿编辑:王法)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