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穗穗
春风引
 
我在人世蜗居,深藏莲子心
不轻易开花,也从不招蜂引蝶
 
我有最小的娇媚、最炫的紫
在你宠溺的唇角与原野开放
 
而你是天边人,拥有风筝骨
与草木言欢的人,不仅有豆腐心
也拒绝刀子嘴
 
你在孩子的瞳孔里
扮演春日迟到的王子。而我
怀揣小骨头,守着麦田
 
守着人世最后一块净土
不顾一切的向上生长啊
 
 
甜蜜的消亡
 
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
如果我,一直这样叫下去,会觉得
整个世界都是松软、甜香的面包国
而自己甜甜的、糯糯的身心
更像一块夜色宠幸的巧克力蛋糕
一层一层的甜下去!我忘了
灵魂的回音壁里,还有一处
隐秘的悲伤省,将“亲爱的”
召唤,一一发还原籍。原来
所有亲爱的事物,就是这样
甜蜜地消亡、消亡、消亡的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4-4-12 01:36,荐稿编辑:王法)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