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余秀华
我养的狗叫小巫
 
我跛出院子的时候,它跟着
我们走过菜园,走过田埂,向北,去外婆家
 
我跌倒在田沟里,它摇着尾巴
我伸手过去,它把我手上的血舔干净
 
他喝醉了酒,他说在北京有一个女人
比我好看。没有活路的时候,他们就去跳舞
他喜欢跳舞的女人
喜欢看她们的屁股摇来摇去
他说,她们会叫床,声音好听。不像我一声不吭
还总是蒙着脸
 
我一声不吭地吃饭
喊“小巫,小巫”把一些肉块丢给它
它摇着尾巴,快乐地叫着
 
他揪着我的头发,把我往墙上磕的时候
小巫不停地摇着尾巴
对于一个不怕疼的人,他无能为力
 
我们走到了外婆屋后
才想起,她已经死去多年
 
 
一粟
 
我更喜欢去看你的一段路程
等火车的心情
和火车穿过隧道时候的豁然一亮
 
没有那么多奇遇,那么多让人舍生忘死的人
我爱你,因为我活着
我喜欢更为浅薄地爱
亲吻,做爱,找你要开房的钱
然后离去
 
你也无需知道
我更愿意在火车上读一本书
轻易就对他交出灵魂
“要读懂一个人,就要把自己给他”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4-4-12 23:59,荐稿编辑:王法)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