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珠帘

草帽
离开古里半年
又回来了,这个地方没过去那么绿了
月色里十字路口像冰砌的
拍拍王四酒楼的石狮子
还那么凉,嘭嘭的像渐渐空了
我见过一个醉汉也这么拍过
那声音是咚咚的
也许我要喝点酒,在一个
有卷珠帘的包间
听昆曲,看舞袖,然后跌跌撞撞地去拍那个石头狮子
就能听见咚咚的声音。
街上没有人
除了偶尔经过的春风
好像我是多余的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4-4-9  19:54,荐稿编辑:王法)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