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刀的声音

向晚
从那天开始
从那天看到一个屠夫开始
从那天看到一个屠夫磨刀开始
从那天看到一个屠夫磨刀然后将刀刺入羊的喉咙开始
我就一直在做一个梦……
手握着一柄薄而锋利的刀,横跨着各个村子
收集生命和血,本能的嚎叫
和绝望的眼神……
再后来我梦到自己是一只鸡
每天早上打鸣,抬头挺胸的活着
像一个自由主义者
直到某天看到一个屠夫磨刀,我本能的
低下了头,不反抗,不挣扎
从那天开始,我才知道,那种声音
足以让不服屈服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90后诗歌,2014-4-7 17:25,荐稿编辑:汤胜林)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