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者

独竞天涯
手与脚的命运是承受,脊梁的弯度
把月光打湿,寒冷的老茧摸疼了金属
理性的杠杆把梦高高举起,把生存轻轻放下
肉身学会了取舍,却忘却了得失
 
怀疑黑夜不黑,用汗水洗涤
怀疑梦不确凿,用催眠术骗自己
走过坚强的光泽,把懦弱掩埋
从搬起到放下,也许该消耗一生?
 
比如石头搬起石头,坚实搬起柔软
流水搬运浮木,棺材搬运死亡
也许我们都是对方的搬运者
也许我们都是生活中,那个黑色搬运工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美诗中国 2014-4-6 19:48 ,荐稿编辑:刘亚武)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