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文娟
和时光讨价还价 
 
行走多久了?爱人说
“孩子生了两个,家搬了四次
养殖场从三分到七亩
情歌只剩最老的一只。我
满载了一朵花的枯荣”
 
午后继续吞噬着斜阳
光阴依然青丝披肩
我仇视中年的形体,弹性的野花
和发光的嫩叶
也热爱秋野开阔,溪水轻流
频繁的怀旧,只是想将几十年光阴
镀一层童年的花边
 
其实不必在意
时光,这个故弄玄虚的人
一直是被你送走,又被你遗忘
只要把脚印载入它的深土
你,就是赢家
 
 
在暴风雨中酣睡
 
在暴风雨中酣睡
多么不可思议的场景
仿佛由于极度疲惫,或是
胸有成竹的泰然自若
没有了压力和恐惧,就连内心
也平稳得没有情绪
凭它什么塌陷,什么颠覆
早已接受市场瘫痪的养殖兄弟
不再愁眉苦脸,苦一天是一回事
乐一天是另一回事
只要东风还在运行,他们不介意
东山再起
 
 
风的名字
 
多嘴,多舌,多四肢
多善行,多恶念,多的凝聚与消散
多顺流,多逆转
力量是级,名字多变
时而叫红,时而叫绿
也时而叫成我心仪的甜点
偶尔把自己调的过于低沉
或趋于高亢
与我有意无意的碰撞
耳边都涌动,或大或小的高潮
这些,也都是一个含香的轻声字
一旦名字叫成动物或花朵,你都是世上
最大的杀手
 
(选自《绿风诗刊论坛》,荐稿编辑:王征珂)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