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小龟
祭海子
 
过了二十五个春天
你依旧没有复活
你向往过的那片海,如今挂在房地产商的巨幅广告上
面朝污浊的人群
在这三月末的黄昏,我一只手支着《海子的诗》
遥想着
你怎样在那条铁轨上越走越远
变为一个拼错的词
消失在草原开满野花的尽头
过了二十五个春秋
你并没有回来
春天依旧黄沙漫漫,被神遗弃的人们仍在狂欢
这个宁静的黄昏
那刺痛过你的麦芒也刺痛着我
被你用语言刈割过的麦田,现在满布荆棘
我想知道
是怎样的热情引你走向那块蛮荒之地
居住在海妖的歌声里
火车的轰鸣都无法把你唤醒
 
今夜
你的影子从另一边透过来
落在洁白的纸页上
这是一种更坚实的存在
如同大地
无法被碾碎
 
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
 
 
读苏轼《鹊踏枝》
 
时光很薄,像一页飒飒作响的诗笺
我倚着短墙,倾听那个秋千女子的欢笑
她唱着一首古老的歌谣
跟童年一般遥远: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歌声越来越小,变作一阵淅淅沥沥的秋雨
柳绵尽,芳草生
时光很薄,像一页诗笺,被风轻轻翻过
我隔着玻璃,望着雨中渐行渐远的你
“妾弄青梅凭短墙,君骑白马傍垂杨。”
 
(选自《诗潮流论坛》,荐稿编辑:王征珂)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