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对折一下黑暗

苏楷
停止了吗?我在对折一下黑暗,今晚不要出门
每个字母取用了圈马场
起点,不成定义,笔帽,没有上锁
洗净了,"铰链"我应该想到一条狼
结果你在语言的屏障太漆黑
 
阅读,形成了这种习惯的独立节,似乎
被两个人之间的目光控制
推起箱子走,很沉重
 
还可预见破旧房屋的移交工作,玻璃外,寂静
笼罩,但愿瓷器店打碎翻版
 
黎明前经验的摆设不肮脏:命运的方体建筑,采光不充分
我也会并列皮肤的晾台,给头颅
 
大多数眼睛不喊医生,快起床,将桌布改成担架
 
词语便宜了,有些紧张,最好的,从镜子里
观察航空公司。我不看大桥,无法停歇
黑色坑道的一部分
我附近的战马正在死去,血渍,清晰
石头的缺陷是封闭了人的举手
 
(选自《北京文艺网》,荐稿编辑:梧桐树)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