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的奶水很充沛(外一章)

吟啸徐行
春天来临,云的奶水很充沛,花苞们吮吸着,不几天,便粉头粉脸……
风停,雨住,气温回升。
我脱掉臃肿的心情,皮鞋在土路上打拍,眼神在花草间逛街……
蜜蜂忙忙碌碌,黄莺殷勤叫卖,我两手空空,只想走走看看。
还是心有所动,禁不住跃跃欲试……
 
 
满眼汽车,满脑子蛙鸣
 
我这眼睛怎么了:起风了,下雾了,还是烟雨蒙蒙了……
我这脑子怎么了:卡壳了,断电了,短路了,还是魔术了,中了移心大法……
 
小区楼下满地汽车,看成满眼青蛙,想成满脑子蛙鸣。
一个在南,一个在北,摸到东西。
一个在诗,一个在曲,前言不搭后语。
一个在天,一个在地,霄壤之别。
 
强迫症?受虐狂?河的暗示?堤的提醒?亦城亦野的环境,让我陷入幻想,满脑子蛙鸣、蛙唱、蛙鼓、蛙琴。
 
想到一个词:汽笛。迄今最差劲的比喻。
 
有一种慢,慢了五千年。一成不变的速度,一成不变的音符。
稻花香里说丰年!
 
低头俯瞰,满眼的青蛙都跳走了,满脑子的蛙唱都停止了。
一辆保时捷卡宴,正一鸣惊人……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 2014-4-10 17:35,荐稿编辑:招小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