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大地正在膨胀和蓬勃

朱荣兴
春色从东边轻漫而来,渗进树皮与人体,动植物都透露出不能压抑的欲望,昴首扑腾出一地的春光。
春风起初还打着冷颤,清明过后,一扫阴气,促使江鸥振翼,江面上画着重码的圈。
温暖的阳光冲刷去一个个冷寂的角落,深寂的夜色也从凝固的冷寞里走向明朗。
西风的日脚早已翻成了老黄历,沉默的田野起死回生,白天的亿亿万万条柔韧光线布满四空。
 
街道上行人的缓步嬗变为朝阳的姿态,所有的节奏不自觉地调快了。
情绪在青彩中飞扬,翅膀在春风中浮起。
身躯放大成一片绿叶,暧风吹开的灵魂摆脱了饥荒。
天空的轮廓擦成了透明,生活又像钟摆似来回激荡了。
马路上铺满的喧嚣不以意志为转移,不紧不慢的时针不以生命来度量。
 
江坡上划着一道道爬坡览江的印迹,滚滚万水荡开迷雾的胸膛。
轻盈的云片悬浮在江面,寒梦已被春风吹散,坚冰融尽。
绿芽萌生的气势掀开湖水的镜面,大地正在膨胀和蓬勃。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4-4-8 12:21,荐稿编辑:招小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