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是一个动词

老远
打开一月和二月的包装,日历“施”下一片片催生剂,
三月产出一大地的动词。其实,一大地的动词都是名词演绎的。
 
花儿向着蜜蜂动起了感情。草儿向着露珠动起了心思。
树儿向着天空动起了信念。水儿向着大海动起了梦想。
人儿向着远方动起了欲望。一年的龙头季节,一部被开动的充满活力的机器。
 
茫茫词海,一个个小动词自然组合成一个大动词——
春天穿着春色的衣裳,骑着春风的快马,拉着春雨的僵绳,
挥着春雷的响鞭,沿着铺满春光的路途扑面而来,
仿佛一组电影上的精彩镜头,映入人们睁大到最大程度的瞳孔。
 
春天略带一丝眷恋绕村转了一圈,就匆匆忙忙跑到城里安营扎寨去了。
孙子问:“老师要我用动词和虚词造句,怎么造呀爷爷?”
爷爷教孙子这样造:动词都坐着钢铁制造的动词进城了,
农村只剰下三个动词——老人,老鼠,老蜘蛛。房屋是虚词,
田地是虚词,桥路是虚词,虚词已被农村广泛应用着。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 2014-4-9 18:31,荐稿编辑:招小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