驼背的修鞋人

蓝月
是寒风塑给冬的一尊雕像,秋色与夕阳镀他一层金光;是夏支在烈日下的一本台历,用心翻读他的只有一年一度的春光。
认真捧起每一个日子,每个时刻,极为小心地拉动与生命等长的细线,骨节变形的手仔细修复南来北往的站立,长高。
他的忙碌不问季节,去向,忽略汗水,风云;只计日出,和淹没身影的暮色。
挥动的锤子,年复一年,把自己一张弓似的身子牢牢楔入楼群的底层,大街的繁华,一望无垠的时光。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 2014-4-6 16:00,荐稿编辑:招小波)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