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攻

张二棍
没有人能阻止一场大火
没有政策能阻止对策
他们玩完了上上策,就玩下下策
没有人能阻止孙子兵法
祖宗用过的,孙子们也在用
放火,杀人!
没有帐篷能阻止汽油
没有土地能阻止黑夜
没有什么王法能阻止
这首诗歌烧起来就灭不了
没有语言能从火里救下我
没有人在乎,没有人分辨
烧死的是耿福林还是张二棍
没有人比我,更死得其所
我活着,这是一百亩良田
我死去,就是我一个人的坟场 
没有人敢想象
这个国家有多少座
灯火辉煌的高楼
都像是我
死不瞑目的墓碑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