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问土地公

皿成千

 
一围无名大火从村民耿福林身上烧过来。
烧不到北京,先烧到冥府阎庭。
强行,强行,强行,在中国飞扬,
是否人们都有容得下沙粒的眼睛?
 

 
利益之上,恶棍们的胆要比天大。
一具尸体太重要,可以掩盖圈占的130多亩可耕土地。
62个春秋没有被中风病打倒。难道只有火,才能要他的命?
 

 
2014-03-21凌晨一点多,山东省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死者:耿福林。
他,经过土改听过春天的故事。
他,有一个普通家庭,却做不成一位普通老人。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