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农民之死

海岛
一个农民
可以儿孙满堂晚年幸福安然的死
可以孑然一身无声无息的死
可以突发急病毫无征兆的死
可以身患重症贫穷绝望的死
可以远在异乡杳无音信的死
可以天灾人祸意外的死
可以想不开自己死
……
这些都可以接受
 
三月二十一日
一个叫耿福林的农民
在守护土地的简易帐篷里被烧死
空气里弥漫着汽油的味道
这不可以接受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