拷问火

贵州孤独客
我承认,你的形象很好,热热烈烈的,总是给人一种亢奋,一种鼓舞。
自从普罗米修斯把你从天庭盗来的那刻起,你就用燃烧的激情焚毁了寒冰,驱逐了黑暗。
你就用一个不可抗衡的姿态,让鬼魅的影子在光明中暴露出丑恶的嘴脸。
世界暖和了。天地暖和了。
雀鸟,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找到了生存的空间。
 
可是,甲午年的春天,你为何无端地向平度四个弱小的精灵伸出了魔掌?
是他们******自焚,还是你的魑魅魍魉?
我无须考证,也不想去考证事物的起源因果。
我只知道,从那刻起,你曾经的温情,曾经的祥和,都荡然无影。
 
直面你的残忍,直面你的暴虐。
我的眼槽,下去了一场春雨,不为干涸的土地,只为那些孱弱的衰草。
我的琴弦,弹奏起悲愤的歌咏,不为天的狂啸,地的音哑,只为那些罹难的身影。
我渴望,我的文字变成一把利刃,斩你于梨涡深处。
让禁锢的灵魂,自由地呼吸,快乐地歌唱。
让岌岌可危的生命,在密不透风的围堰里,找到了逃生的出口。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